贵阳市民族中学:体育模块教学中的民族体育运动

4月13日14时30分,贵阳市民族中学的运动场上,高中一年级学生正在上“板鞋竞速”体育课。准备活动结束后,男女分队,3人一组。正式开始前有3个步骤:第一步:穿板鞋,一副板鞋分左右两块,有3个护足(环带),3人分别将脚伸进护足固定;第二步:做准备动作,第一位叉腰,后两位分别将双手搭在前一位的双肩上;第三步:练习步行,第一位同学发出循环口令,左——右——左,三人按照口令同时抬脚前行。

4月13日16时30分,体育课上班级内的“珍珠球”比赛开始。贵阳市民族中学体教科主任陆思锦给记者充当解说员。

比赛场地长28米、宽15米,分为3个区域:水区、封锁区、得分区;两队上场队员各7人,4人在水区、2人在封锁区手持形似蛤蚌的球拍,1人在得分区手持抄网,负责用网抄中本方队员投掷过来的珍珠球。

双方对垒比赛时,水区的4名队员负责进攻或防守,进攻者可将球向任何方向传、拍、滚、运,目的是向站在本队得分区内的抄网队员投球;封锁区的2名对方队员双手持蛤蚌(球拍),采用封、挡、夹、按等动作,阻挡进攻队员向网内投球;手持抄网的本方队员则在蛤蚌球拍队员身后移动,用网抄中投来的珍珠球。每抄中一球得一分。

银白色珍珠球的球体比篮球小1倍,重300克左右,很灵巧,要想得分并不容易。对方有4只蛤蚌(球拍)在急张忽合,需要抄网与投球队员之间密切配合,瞄准蛤蚌(球拍)防守空隙,在移动中用网去抄球。

中场休息时,队员高二学生甘财静告诉记者:“我练珍珠球1年多,很喜欢这项民族体育项目,通过这项体育运动了解了满族传统的采珍珠劳动文化。在比赛中,攻防很激烈,银球穿梭飞舞,蛤蚌急张忽合,双方抄网频频斩获,很锻炼人。”

为继承和发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推动少数民族传统体育广泛深入开展,贵阳市民族中学将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部分比赛项目纳入学校体育模块教学。

“除体育传统项目——田径、足球、篮球、排球、健美操外,我们已将珍珠球、蹴球、板鞋竞速、押加等4项民族体育项目纳入体育模块化教学。”

在陆思锦、杨洪波分别担任主编、副主编的《珍珠球(试用)》《蹴球(试用)》校本教材中,前言部分提道:民族传统体育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生产、生活习俗的演变而逐渐形成的传统体育运动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各民族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以及风俗习惯等,是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解多种多样的民族文化,树立民族自豪感,实现文化自信是民族体育项目的教育价值。

翻看2020年完成编写的两本校本教材,记者注意到,校本教材用图文并茂的方式讲解两项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技术教学及要领,竞赛规则及裁判法,课程评价及考核方法等内容,将课题研究成果运用到体育教学中,填补了我省没有民族体育传统项目教材的空白。

2018年,贵阳市民族中学向相关部门提交了一份调研报告,支撑调研报告的是一个调查问卷数据统计。

贵阳市民中选择了贵州省的贵阳民中、长顺民高、关岭民中、丹寨民中、黔东南民中、铜仁民中、铜仁一中、贵阳市新世界学校等8所学校,就教师掌握贵州历史和民族民间文化的现状,进行问卷调查。在1251份问卷中,“了解一点”或者“基本不了解”贵州脚下这块土地的人,竟占90%以上。文化的理解传承需要载体,载体的缺失是文化传承阻滞的一个重要原因。

贵阳民中作为贵阳市唯一的省级示范民族高中,如何打造特色民族民间文化教育体系,做到“名副其实”,问题的反思与探究结果就是着手开展贵州民族民间文化教育课程化的课题研究。

课题研究以学校办学理念——“扬民族文化,做和美教育”为主线,按“做课题,研文化”“编教材,梳文化”“造作坊,感文化”“建基地,传文化”的思路,统筹推进。

在子课题中,贵阳市民族中学党委书记、校长刘贵新担任主编的《贵州史话》作为贵州历史和民族民间文化通俗读物出版发行。 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文联原主席、贵州文史馆原馆长顾久先生为该书作序,序中提及“应该说,这是我所见对贵州历史文化介绍较为全面,文字更为生动的读本。作者们虽非专家,却有人民教师那种认真严肃的态度和面对孩子们那种通俗的表达,总体言之有据、言之有趣,是一本很值得教师、学生,乃至广大干部群众阅读的读物。”

在此书之后,《校园行学》《珍珠球(试用)》《蹴球(试用)》《贵州苗族芦笙文化概览》等校本课程相继编写完成。

2019年以来,围绕课题研究内容,贵阳民中组织相关人员与海南省儋州教育局、儋州民族高级中学进行了3次教育教学交流活动,重点交流了贵阳民中的民族文化教育及校本课程建设的实践与经验,反响良好。

2021年4月,“厦门市同安区督导能力提升提高研修班”60名督学专程到贵阳民中学习民族民间文化教育经验,纷纷给贵阳民中的民族民间文化教育校本课程建设成果点赞。

2021年4月,应华中师范大学培训中心邀请,刘贵新校长为“国培计划——青海省昆仑领航名校长培训班(第一期)”学员,作了题为“学校文化建设的思考与实践”讲座,并赠送《贵州史话》一书,得到青海教育同仁的高度肯定。

2021年10月至12月,《贵州史话》编撰者应安顺市供电局、都匀供电局、贵州黔和物流等单位邀请,作了10余场题为“文化自信与贵州人自信的思考——从《贵州史话》故事谈起”的专题报告,反响强烈。

此外,贵阳实验三中、关岭民族中学、贵阳市新世界学校、松桃群希学校等,把《贵州史话》一书放在校园,作为师生的重要读物,积极宣传贵州历史和民族民间文化。

原名“采珍珠”,珍珠球起源于满族先人采珍珠的生产劳动。在1986年的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珍珠球首次亮相;1988年北京举办了首届珍珠球邀请赛,并正式命名为“珍珠球”;1991年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珍珠球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原称踢石球,也曾称挫球或挫石球。相传,或起于春秋战国时期,盛行于唐,是中国十分古老的一项民间体育活动,有着悠久的历史,被誉为“脚下斯诺克”。

蹴球比赛是在一块10米×10米的正方形平整场地上进行,分两队进行比赛,每队两名运动员。竞赛项目分男子单蹴、男子双蹴、女子单蹴、女子双蹴、混合双蹴等。使用地掷球,每队两只球,分蓝红二色,甲队和乙队轮流蹴球。比赛时脚跟着地,脚掌触球,用力蹴球。击中对方球,得1-2分,把对方球击出场外得4分,先积满分者为胜方,三局两胜。

板鞋竞速是壮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板鞋运动起源于明朝嘉靖年间,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

板鞋竞速是在标准的田径场地上进行。比赛板鞋以长度为100厘米、宽度为9厘米、厚度为3厘米的木料制成(以3人板鞋为例)。每只板鞋配有三块宽度为5厘米护足(环带),分别固定在板鞋规定的距离上。

2005年,国家民委、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将“板鞋竞速”项目列为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押加比赛在平整硬质地面上进行。比赛场地为长方形,宽2米×长9米。场地上划有两条平行线作为河界,中央是一条中界,赛绳是一条长约4米的绳子式布带并两端打结。

比赛在两名运动员中进行,双方各自把绳子套在脖子上,两人相背,将赛绳经过腹胸部从裆下穿过,然后趴下,双手着地,赛绳拉直,绳子中间系一红布为标志,垂直于中界。比赛开始的口令发出后,两人用力互拉前爬(爬拉动作类似模拟大象)。用腿腰肩颈的力量拖动布带奋力向前爬,以将红布标志拉过河界者为胜。

本项比赛按体重分级别进行,一般按体重分55、60、70、80公斤级和80公斤以上级等5个级别进行,每场比赛均采用三局两胜制。

在第一届至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中,押加为表演项目,1999年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上押加被正式定为竞赛项目。

“民族民间文化进校园分为民族艺术、民族体育、民族风俗、民族建筑等四个部分。民族艺术和民族体育在某种层面上又是密不可分的,以芦笙表演为例,它就是为跳而演奏的。”一句深思熟虑的话语,开始了记者与贵阳市民族中学党委书记、校长刘贵新的对话。

刘贵新:从贵阳民中毕业的学生要具备3个特质:学会一项民族体育运动;掌握一项民族艺术技艺能力;了解更多的贵州历史及民族民间文化。

整理:贵阳民中是贵阳市唯一一所“省级”示范性民族高中、贵州省民族传统体育训练基地。

从2004年至2014年,该校学生参加了珍珠球、蹴球、板鞋竞速等民族传统项目各类竞赛,荣获了国家级、省级、市级等各类奖项。其中,蹴球获得的奖项最多:

2006年,贵州省第六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获女子单蹴、男女混合双蹴第一名,男子双蹴第二名;

2007年,贵州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比赛中,男子双蹴第二名;2009年,贵州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比赛中,男女混合双蹴第一名;

2014年,贵州省第八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蹴球男单第二名,混双第三名。

珍珠球的最好成绩是,2013年,贵阳市第九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珍珠球比赛第二名。

板鞋竞速的最好成绩是:2013年,贵阳市第九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板鞋竞速比赛男子60米第三名。

备战:今年即将举办的贵阳市第十一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贵阳市民族中学已开始组织学生参加蹴球、板鞋竞速、押加等三个项目的竞赛。由于此前公布的竞赛项目中没有珍珠球,珍珠球队将作为备选项目等待赛事组委会通知。

刘贵新:整个校园就是一本开放的情景化的书。可以用4句话概括:校园的每个角落都是一幅画,是美的;每一幅画都有一段话,是有故事的;这些故事不是孤立的,是系统的一本“书”;这本书不仅是用于随便翻看,还开设了一门课——《校园行学》。

注解:一边走一边学,慢步走完校园,就能在短短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初步了解贵州历史和民族民间文化,红色文化。

一是广场故事。和美广场上有18颗灯柱,代表贵州世居18个民族(17个世居少数民族+汉族),每颗灯柱上都有简短文字,扫文字下方的二维码就能知晓更为详尽的介绍。牂牁广场上绘制的是贵州地图,扫码后贵州牂牁古国的故事可以填补你大脑的未知;

二是道路文化。道路文化,学校主要道路为“三纵三横”,横的为路,纵的为道。三横分别展示的是贵州汉代三贤的“三贤路”,贵州58位贤达的“乡贤路”,贵阳明代十景和清代八景的“忆园路”;三纵分别为修德大道、诚信道、弘毅道,以学校校训关键词命名。

三是“和美广场”。一旁是“历史贵州”浮雕文化墙,由6个部分组成,分别对应《贵州史线个篇章,扫码浮雕下的二维码,《贵州史话》一书中的文字简洁版就会立即出现在你的手机上。接下来就是“楼宇名由”,可以在教学楼走廊上看到苗族、布依族、侗族、彝族、土家族、仡佬族等8个世居少数民族的建筑图谱,与之对应的就是这些少数民族的民族民间文化简介。最后就是“稼穑耕读”,劳动价值篇、民俗物、稼穑苑对联,对应的就是扫码后的劳作场景及相关小知识。

《校园行学》体现的是学校基础设施中的校园文化建设,将《贵州史话》一书的编写内容通过二维码呈现,用移动的教学场景展示贵州民族民间文化故事及红色文化,形成趣味性与人文精神共存的校本课程体系,实为创新之举。

刘贵新:靶心是人格健全、学力宽厚、家国担当、桑梓情怀。内圈是“和美教育”中涵盖的德智、德美、德劳。辐射一圈是“民族认知、文化自信”“理想信念、社会责任”“科学素养、人文素养”“学习能力自主发展、沟通协作”的4类课程。

强化特色民族教育的同时,兼顾学生们的兴趣点,开阔视野,激发学生的学习潜能。

在与校领导面对面交流中,刘贵新的表情一直是笑容满满,话语中透着欣慰:“我有点像民族中学的校长了,做了民族中学应该做的事情,让民族中学(民族文化教学)做到了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