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早报 数字报纸

2013年是线年呢?从开年的第一个月来看,《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火拼,《最强大脑》、《人生第一次》、《出彩中国人》杀到……不论质量还是形式,2014年的荧屏之战只有愈演愈烈。

藏身这些节目背后的,是这样一群“最强大脑”。我们请来音乐类真人秀《中国好歌曲》宣传总监陆伟、科学类真人秀《最强大脑》制片人桑洁、亲子类真人秀《人生第一次》总导演俞杭英、励志类真人秀《出彩中国人》总导演陈涤,让他们来开个真人秀幕后圆桌会议,聊聊真人秀的那些事。

做节目,他们最崩溃的时刻是什么?这些奇人牛人,到底是怎么被找出来的?下一个真人秀的趋势是什么?来来,搬个小板凳,我们来旁听一下他们这有营养的谈话吧。

陆伟:“好歌曲”在模式研发上遇到过不少问题,节目的Logo标识、片头设计、舞美布景、灯光效果、导师面前题词器的设计等等,都经过许多次讨论才定稿。

例如题词器设计原先是四位导师面前是一整块连在一起的弧形的大屏,每次升降的舞台效果非常壮观,但最后因为这个每次只要任何一位导师先选,屏幕就一次性降下,无法体现每位导师的选择情况,因此最后改为每位导师面前分别有一块小的题词器屏幕。

当然最纠结最痛苦的还是选择怎样的原创作者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最早只要是原创歌曲都可以来参加,可以自己唱,可以组乐队唱,可以请别人唱等等。但后来发现无论是请别人唱还是组乐队唱,评判标准都会比较混乱,最终决定必须自己唱自己写的歌。下这个决定非常痛苦,因为会损失很多已在进行的准备工作。

俞杭英:第一次指挥一百多号人做户外节目,真的很崩溃。就说个最简单的例子吧,从去年10月底到现在,我们团队每天平均工作时间超过16小时。我每天早上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和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用微信和大家沟通传达任务。就《人生第一次》这个节目组,我们有20个微信群!

桑洁:我们在制作时最大的担心,就是怎么把一档科学类节目做得高大上。所以在邀请评委及设置规则时,节目组做了彻底的论证,就是为了让节目既科学又好玩。一方面节目邀请了以Dr.魏为代表的脑神经、运动控制的专家,保证节目的权威性,另一方面又请了陶晶莹、李永波、梁冬等人,保证娱乐性。

前者的原则是:科学是评判的唯一标准。在节目上,他们担负的职能是判断选手的技能是什么?有多难?而后者则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评判这个技能,去帮助所有观众解释这个技能有什么用,如何培养。

陆伟:这次“好歌曲”找人特别困难,因为首先要找到好的歌曲,其次要这个人的演唱也得有一定水准,这个对于学员的要求极高。

还好我们有不少外援,这档节目让很多知名的音乐制作人非常激动,非常支持,他们主动推荐了不少他们觉得不错的作品。在找人过程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发现有些学员可能会和导师认识的时候,就要千方百计做好保密工作,以确保导师对此一无所知。

例如第一集唱《喝酒blues》的张岭,很早就决定要来参加节目,我们一直派人在北京和他保持密切联系,而他也坚决保守秘密。刘欢曾去他经营的餐厅吃饭,他都忍住没说,最后舞台亮相时给了刘欢一个大大的震惊和意外。

俞杭英:坦白说,《爸爸去哪儿》确实给我们打了广告,所以我们在跟明星解释起来方便多了。不过,因为我们是以家庭为单位,要妈妈来上节目还是非常难的。我们前期找人的时候,就碰到过自己非常愿意上,但死活说服不了另一半的情况。而且,就我们对节目的设定来说,四个家庭类型要不同,被我们拍过VCR又最后没有合作的就有几十个家庭。

沟通很花时间。比如和钟丽缇的沟通就花了一个月。当时她说什么都能配合,只有一个要求——每天晚上都要洗热水澡。这个对我们节目组来说就比较难了。幸好她还是来了。

桑洁:我们真是什么招都想了,专业途径、坊间传言、果壳网、豆瓣社区,到处搜罗。

陈涤:找选手确实很困难,除了传统的渠道,比如热线报名、各地海选之外,导演组花费了非常大的人力物力,在全国各地进行地毯式搜索。直接去当地,通过当地的媒体、朋友打听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挨个去了解、去沟通,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过程的艰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有个导演打听到一位藏族歌手,但这位歌手深居简出,从来不参加任何电视节目。当时为了找到她,导演几次深入藏区,通过各种途经打听,经过近半个多月的寻找,才辗转找到这位传奇歌手。好在我们的团队非常有经验,央视一套的平台吸引力也很强大,所以最终的结果还比较令人满意。

陆伟:真人秀的核心在于人,必须以人为本,不在乎你是新面孔还是老面孔,最基础的要求是展现舞台上所有人最真实的一面。其次不论是什么类型的真人秀,都得找到在这一类型里面最优秀的那批人,只有选手足够优秀,才能激发明星导师极其强烈的参与感和投入感。

俞杭英:我觉得核心在真实、真诚。现在很多真人秀是脱离生活实际的,用一种极端的环境和规则逼出选手的状态。但像《爸爸去哪儿》的成功、《人生第一次》的尝试,都是扎根于生活的一种展示。和所有打动人的大片一样,好的真人秀应该要有生活细节、对现实的关照。

桑洁:节目如何做得好,如何被观众认可,简单来说,就是看展现的内容能否击中人心,产生共鸣。比如,《非诚勿扰》的成功是因为婚恋中的“剩”是新话题。当然,推陈出新很重要,草根唱歌选秀的节目多了,那么再想击中人难度会加大,所以明星PK成了新看点。如果本身唱歌这种类型观众看的多了,那就可以想到其他的新形式,《最强大脑》的成功就是观众欣赏的层次变高,而且击中人的内心的那个点就是:虽然我们都是普通人,但是每个人都希望自我挖掘潜能,发现自己,甚至是逆袭改变命运,这就是大多数人的情感共鸣点。

陆伟:歌唱类节目是否能持续红火,取决于两个元素,第一,音乐产业本身是否足够繁荣发达,其二,是否会不断出现革命性的节目模式。下一个大火的模式是什么?我们也在寻找。下一个成功的模式不论是什么,它的核心主旨一定与音乐所表达的情感与震撼人心的力量有关。

俞杭英:我觉得像唱歌、益智这些依然会火。因为投入大、影响大,也有很大的广告植入空间,户外真人秀应该会成为实力卫视重点探讨的门类。